1. 書客吧 > 玄幻奇幻 > 濁世第一仙 > 第一卷 兄弟,兄弟 第六十七章 生死與共

    第一卷 兄弟,兄弟 第六十七章 生死與共(1 / 1)

    但其實,張棄并不知道自己肉身所發生的事情。

    早在劫云初起的時候,第一道天雷劈下,他似乎又陷進了那無盡的痛苦之中,全身血肉、骨骼、甚至神魂意識,似乎都被那天雷如小刀一般細細割碎了,然后又被那玄妙的氣機修補回來。他痛得差點“嗷”地一聲叫出來,指甲全都嵌進了血肉里去。

    但就在他就要承受不住那劇痛的時候,他突然眼前一花,居然又進入了那個神秘空間!

    他發現,自己似乎變成了一個小圓球,蓬松松的,不像實體,倒像是一團氣。而此時這團氣正坐在神秘空間的一角,默默地注視著,那由火星到火海的衍變。

    他不由狂喜:自己多次想方設法也想進入的神秘空間,一直不得其門而入,現在居然在渡劫的時候,沒來由地進來了——他現在自然已經知道了,他是在渡劫。

    他也知道,他渡的不是武士晉入氣丹境而需要渡過的一元化始雷劫,他早就是真實的氣丹境,而不像莫愁想的那樣,只是“臨時”的氣丹境。他要渡的,本就是先天兩儀風雷劫。

    不過他也沒有想到,他渡的兩儀天劫,居然是加倍了的。

    先天兩儀風雷劫的“標配”是三道天雷,和一道蝕骨陰風。那蝕骨陰風十分霸道,從腳底涌泉穴吹入體內,一路腐蝕修士的血肉、經脈與骨骼。修士要全靠真氣去修復,若修復能跟上腐蝕的速度,就可保性命無礙,成功渡劫;否則,一時三刻之后,修士就會化為血水。

    但張棄已經進入那神秘空間,他的意識脫離了肉身,現在是全憑那枚氣丹調動真氣去修復,自然要危險許多——何況,他身體里并不是一道蝕骨陰風,而是兩道!

    除了涌泉穴進入他體內的一道,還有一道,是從百會穴吹進來的,正在腐蝕他的頭顱;然后順著他頸部進入他胸膛,大有要和涌泉穴上行至腹部的另一道蝕骨陰風勝利會師的模樣!

    除此之外,他要承受的天雷也是六道,只有第一道是威力最弱的亮白閃電,其他幾道的顏色都是越來越深,到了最后首尾相連的那三道,已是近于橘黃色,威力也增加了不知多少!

    若被這六道天雷劈中,恐怕就連十階大妖的肉身,也不一定能夠挨得下來吧?

    但這些,張棄都不知道。他正在那神秘空間里,除了專心致志地看著那火星到火海的衍變外,他還一直在尋找那塊宗門令牌。那令牌是盧小玥遺失在他身上的,后來似乎被這神秘空間吸進來了,他得把它找到。不然到了三年后盧小玥的成年禮,他沒法去見她的。

    然而火焰充斥著神秘空間,他明明感受得到那令牌就在火海里,卻沒辦法前進一步。

    這火焰不會灼燒他,他蹲在這處空間里,只會感到一陣陣溫熱。但他也沒辦法在火焰里行走,它們似乎形成了一個天然的牢籠,把他困在了這里,哪兒都感受不到,哪兒都去不了。

    直至突然間,這片神秘空間似乎發生了什么變化。

    不知是不是火海太過猛烈了,火焰之中,竟似有什么東西掉落下來。

    那種感覺,就像是火焰把空間都燒毀了,整片空間被熔化,滴落下來一滴滴空間之液。

    張棄莫名地感到有些恐懼,自己還在這片空間里,它不會被火焰給毀了吧?

    但好在,他很快發現,他的擔心似乎是多余的,那一滴滴液體滴落下來,還沒等滴到地上,又重新凝固了——卻不是什么空間之類玄之又玄的東西,而是一顆顆金屬顆粒。

    這些金屬顆粒一邊墜落下來,一邊也在不斷地融合、重組,竟也形成了一種衍變。

    一粒金靈氣,就像一粒種子,不斷吸引來新的金靈氣,很快形成一顆拇指大的金屬球;金屬球再次變大,越變越大,很快就形成了一根金屬棍;然后開始“橫向發展”,變粗變厚,形成一塊金屬板;最后經過了不知多少時間的衍變,變成了一片頂天立地的金屬的世界。

    接著,這片金屬世界猛然崩塌,什么都沒有了,只剩下一粒種子,就是那金靈氣。

    這個過程似乎耗時很長,比火焰的衍變要長得多;卻又似耗時極短,也就是一瞬間而已。

    于是神秘空間便被分為了兩個世界,一個火焰世界,一個金屬世界。

    而張棄就坐在兩個世界的分界處,愁眉苦臉地望著金屬與火焰,渾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    而那兩個世界還在不停地衍化著,而且要命的是,張棄發現它們不但在衍變,還在極其緩慢地向中靠攏:他原本坐在兩個世界中間,身邊還有一些空地的,現在那些空地沒有了。

    他感受到了一股由小及大的擠壓力,這讓他肯定,兩個世界真的是在朝中間擠來。

    這豈不是說,他就要被兩個世界給擠出去了?

    果然,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在他腦海里,一股浩然無匹的擠壓力從兩邊傳來,他真的被遠遠地擠飛了出去——在飛出去的一剎那,他回頭看去,那神秘空間里,兩個世界轟然碰撞在一起,卻并沒有引起什么震動:金屬與火焰,緊密貼合,卻是相安無事。

    張棄搔了搔后腦勺,有些不明其解地苦笑了——然后就感到身上一陣沉重。

    他緩緩睜開眼來,無數信息潮水一般涌進他腦海,讓他有些頭暈腦脹。

    他頓頓神,發現了三條目前比較重要的信息。

    其一,他全身上下有一股腐臭味,好像十幾年、幾十年沒有洗澡的那種味道。

    其二,他身體似乎要輕了許多,全身肌肉、骨骼都緊繃著,好像很強大的樣子。

    其三,似乎有什么東西壓在他身上,很重。他動動肩膀,那東西便滑落下來:是個人。

    滾落在他懷里的,自然就是莫愁:此時的她,渾身都是鮮血,就連臉上都滿是血迦;而且她全身上下不知被割了多少道口子,翻著血紅的骨骼、肌肉,還在滲著汩汩鮮血。

    她嘴唇烏青,雙目緊閉,渾身無力,四肢低垂,甚至不知道是死是活!

    張棄猛然一驚,抱著她卻不知如何是好;想了一會兒,先取出一枚極品回血丹,想要放進她嘴里,但她雙唇緊閉,肌肉都已經僵硬了,哪里還能塞得進去?

    張棄渾身發抖地伸出食指,湊到她鼻子下面一試,還好,雖然氣若游絲,畢竟還有氣。

    得趕快給她服用回血丹!張棄當機立斷,把那枚回血丹丟進自己嘴里。那回血丹見水即化,他卻死死地憋著氣,不讓回血丹汁落一點進自己肚子;而是俯身在她嘴邊,嘴對著嘴,把那些丹汁一點一點滲進她雙唇,滲進她嘴里;同時左手按在她血肉模糊的手腕上,一股醇厚的火系真氣緩緩渡入她體內,刺激著她的血液經脈,引導著那些藥力,流轉她全身。

    這場景有些旖旎,張棄卻沒有半分旖旎的心境:除了擔心莫愁,他還在警惕著周圍的動靜:莫愁是怎么受傷的?是誰這么忍心,在她身上割了這么多刀?這人,現在在哪兒?

    不過還好,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直到他把一枚回血丹的丹汁全渡給莫愁,那人也沒出現。

    莫愁還沒醒來。張棄正準備再來一枚回血丹,卻聽她鼻子里氣息漸漸加粗。他心頭一喜,然后便發現兩人這姿勢實在有些不妥,于是漲紅了臉,慢慢把她放到身前的草地上。

    剛剛放下去,便聽“嚶嚀”一聲,莫愁嘴唇一動,眼瞼也就慢慢睜開了。

    剛睜開少許,又緊緊閉上;接著,又慢慢睜開一條縫,直至全然睜開:雙眸,明鏡似水。

    “莫愁,是誰傷了你?他現在在哪兒?”看著那似水雙眸,張棄卻有些戾氣難忍。

    莫愁卻開心地笑了:“大哥哥,你醒了?沒有誰傷我,我是被雷劈的?!?

    張棄一愣:“被雷劈的?你又沒有渡劫,怎么可能呢?”

    莫愁笑得有些羞澀:“我是看那天雷不住地劈你,我忍不住,就幫你擋了兩道……”

    “什么?你幫我扛天劫?”

    張棄只覺得腦袋瓜嗡嗡的:這得要多大的膽???要知道,《修煉常識》里寫得清清楚楚,修士渡劫的時候,那玄之又玄的天道,是不準任何外物打擾的,若有人敢于幫助修士渡劫,他先得要承受雙倍的劫難——比如你要幫別人擋住一道天雷,你就得承受那天雷的加倍威力!

    這,這個莫愁,她居然承受了兩道天雷:這相當于她獨自渡過了一次先天兩儀風雷劫!

    可是她才氣丹境初期,開啟修煉之路,才不到半個月??!

    怪不得她渾身上下這么多傷口,原來全是那兩道天雷切割出來的!

    張棄忍不住,一把把她抱起來,卻聽她皺著小臉,低聲尖叫:“啊,痛,痛……”

    張棄連忙減少力氣,輕柔地托著她。卻見她反手抓著他的大手,略帶委屈地笑了。

    “大哥哥,我只是想,只是想和你,生死與共!”

    (有仙友提出一天一更少了,但其實三千也是沒辦法,存稿是有的,但編輯大大不讓多發,沒奈何啊。前面爆發過兩次,都挨編輯大大批評了,唉?。?

    wap.

    最新小說: 高武:神話最強傳說 誅天魔種 霍格沃茨之學霸系統 無光之月 不浪漫奇幻世界 斗羅之云瓔 乾坤劍神 大夏世子爺 傾城狂妃:強撩魔皇,生崽崽 黑暗圣光
    欧美三级片